曾經有一段時間每天下午都是伴著顯微鏡度過的,一邊觀察顯微鏡下的植物切片,一邊把看到的微觀圖像繪到紙上。在感歎微觀世界奇妙的同時,似乎也有所感悟,如果我們戴上不同的鏡片,同一個世界也會呈現出不同的圖景。微觀世界有很多精美的圖案,我們平時根本看不出它的美,而那些平時令我們陶醉的美景如果放到顯微鏡下去觀察,則可能是醜陋不堪的。也許美本來就是相對的吧,只有戴上適當倍數的鏡片,在適當的距離和視角觀察,才是美的。

兒童近視控制鏡片將於12日起在全港約150間眼鏡分銷商率先發售。

人常說,眼睛是心靈的窗,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眼睛就是我們心靈的鏡片?如果鏡片度數不同,所看到的世界也會是不同的。《列子。湯問》中有一個紀昌學射的故事,紀昌把虱子拴起來懸掛在窗戶上,天天從遠處看,三年之後竟然能看出虱子有車輪那么大,再看別的物體都象丘山一樣。紀昌在學射的過程中,分明是把眼睛練成顯微鏡了。同樣的事物在不同人的眼裏確實是不同的,而每個人又只相信自己親眼看到的是真實的,於是就出現了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的意見分歧。人們在信奉眼見為實的同時,也常常會被自己的眼睛所蒙蔽和欺騙。

兒童近視 控制 鏡片將於12日起在全港約150間眼鏡分銷商率先發售。

《禮記》中記載,天子之冕十有二旒。旒是帽子上懸掛的玉串,皇帝戴的帽子上懸掛著十二個玉串。皇帝只能透過玉串看世界,應該是提醒皇帝不要過分相信自己的眼睛,不要過分明察秋毫吧。耳目寬則天地窄,爭務短則日月長。皇帝應該有一雙望遠鏡的眼睛,能夠鳥瞰萬裏江山,不察秋毫之末才能保證視野的廣闊。秋毫是鳥獸身上的細毛,據說古代有個叫離婁的人能見秋毫之末,他長著一雙顯微鏡的眼睛。但皇帝是不能長一雙顯微鏡眼睛的,在狹小視野內的明察秋毫,往往看不到更廣闊的世界,那樣受蒙蔽的事情就太多了,看來離婁那雙能見秋毫之末的眼睛也並非是那么令人歆羨的。

兒童 近視 控制 鏡片將於12日起在全港約150間眼鏡分銷商率先發售。

眼睛是心靈的窗,透過鏡片映射出的是我們的心靈。世界的純真的美是依每個人心靈淨化的程度而展開的。在心靈汙濁者的眼裏,世界也是汙濁的;在心靈猥瑣者的眼裏,世界也是猥瑣的。所以當你在別人的眸子裏看到一個猥瑣的小醜時,先不要嗤之以鼻,那醜陋的形象很可能就是你自己。

"引進德國的先進手術儀器,配備世界高學歷水準的醫療團隊,在視網膜脫落與黃斑點病變手術的處理上,達到微創水準。 "

人高興的時候看到的盡是山含情、水含笑、鶯歌燕舞、鳥語花香,惆悵的時候,看到的則是鳥驚心、花濺淚、群山無語、江河嗚咽。其實山水本無知,草木亦無情,只因為人們看到的物象都是心靈的返照,被蒙上了感情色彩而已。心理學有一個名詞叫心靈投影現象,人們常常從別人身上發現自己的錯誤,並以此作為批判別人的論據。

每個人都在用自己的視角和心靈解讀世界。韓愈的《羑裏操》中有這樣兩句:“臣罪當誅兮,天王聖明。”程子對這兩句詩非常贊賞,認為只有韓愈這兩句詩能真實地反映出文王的心聲。在俗人眼裏,紂王那樣大家公認的昏君怎么能說是天王聖明呢?難道文王是在諂媚嗎?這樣想下去,怎么都想不通,甚至沒准兒給文王和韓愈都扣上一頂阿諛奉承的帽子。其實道理很簡單,在聖人的眼裏滿街都是聖人,“天王聖明”這才是文王眼中的紂王。